Qrain栖筠。

开学人不在……渣文笔但绝不弃坑的乖宝宝qwqq

hey宝贝们好!!


我是没打算更文但是还是上来冒个泡的栖筠


(×   后天开学

祝各位小天使小可爱小宝贝们新的学期天天开心学习进步!!


呃……没了。


更文是不可能更文的(你死了

但是坑绝对不可能弃的!!!


如果我弃坑,就……(。

就……


呃……


好的再见!!爱你们♡

开学后不接收任何信息哈~


有小长假可能会更文……总之别对我这种渣渣文笔的不存稿的弱鸡作者有太大希望啦5555(抱拳


请假条

各位心怀慈悲机智可爱善良大方的看官们:

您们好![跪下.jpg]


哦……那个《茧》哈……

我要拖更了通知一下😁😁😁

小可爱们不要打我呀~~


准高三是很心塞的嘛!!

so我这些天要写作业了😷


开学以后……手机是不碰的(不给碰的×


呃……就……酱紫吧qwqq


掉粉……掉就掉吧[哭唧唧闭眼等死.jpg]


抱歉!!!!!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16

嗯成功回归沙雕文风[手动再见.jpg]

我怎么把冰哥写沙雕了……我哭了

算了反正他就是这样外表冷酷一碰上沈九就低智商的男人(不你

*严重ooc预警啊啊啊

真的ooc好严重这章……算了我放弃挣扎

——————————————


洛冰河自己也都没明白,


就憋着一口闷气直接回了宿舍。




凭什么是我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想到这,冷酷冰哥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事情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天中午放学,柳溟烟突然神神秘秘地过来,

拉着洛冰河到校园的小亭去了。




是了。


俩人青梅竹马,交情好的没话说。




洛柳两家都是豪门大家,父母也都有联姻的意愿。


奈何柳溟烟一副温温婉婉、清冷大方,出淤泥而不染的形象以下,是一颗躁动的心。



滑板、蹦极、攀岩、露营……


凡是洛冰河他们几个男孩子会的,柳溟烟都能跟着一块儿玩。




……于是联姻成了拜把子。




洛家兄弟俩除了会跟柳溟烟她哥——柳清歌斗嘴打架以外,对柳溟烟还是十足的温柔包容与谦让的。


几个从小到大的玩伴自然也知道

柳溟烟隐藏在温柔外表下那颗腐女的心


——还有她圈内撒糖巨巨的身份“柳宿眠花”。



……所以柳溟烟拉着自己出来,

是要讲什么?



冰哥有些摸不准她的想法。




“冰河……”柳溟烟注视着洛冰河的双眼,

一副欲言又止又娇羞万分的表情。


“讲呗。”冰哥十分淡定地看着她,

……心底却冒出了丝丝不安。







和她撺掇自家弟弟勾搭沈垣时的眼神……


一模一样。






“就是吧……”柳溟烟偷偷瞄着对方的神情,犹犹豫豫终于开口道:


“你没发觉你对沈九有些不一样吗?”




“……”冰哥是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皱了皱眉思索着——


有不一样吗?



没有吧……





柳溟烟看他皱眉纠结的表情,心下一喜


仿佛看见了自家cp原地结婚的场景,于是继续添油加醋道:


“每次婴婴一问沈九问题,你的脸马上就黑下来。”




有那么明显吗?


“……”冰哥摸了摸自己的脸。





“……然后你就会偷瞄沈九。”




居然被看见了?


“……”冰哥移开了视线。





“还有你看着他,就会很傻逼地笑起来……”


冰哥瞬间扭头,飞了个眼刀:“谁傻逼!?”



柳溟烟没搭理他,眸子里闪烁着腐女之光:


“天呐这是什么神仙绝美爱情!”




“……不是,”洛冰河挺无语的:


“你逮谁就说谁一对儿啊?”





“啧。”柳溟烟白了他一眼,“我们嗑cp的都很有原则的,从不乱站。”



“……”洛冰河还是没理解,

怎么突然就被告知说自己对待沈九很特别。



不就是心软放他一马吗,


我以前——




……好吧还真没放过谁。







不就是欺负他的时候很爽吗,


我以前——






……好吧貌似没有过这种恶趣味。





不就是偶尔会想骚扰他偷瞄他吗,


我以前——









……草。


洛冰河愣了。






真被柳溟烟说中了??……


“行吧我自个想想…”冰哥揉了揉眉头表示很烦躁,挥了挥手想赶紧把眼前这人给打发走。


柳溟烟见他这模样笑得是更欢了,

熊熊燃烧的腐女之魂是再也拦不住。


但还是淡淡定定地道:


“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便踏着小步子优雅地离开了。




留下洛冰河一人倚着小亭的栏杆,

皱着眉思考这复杂而狗血的人生——


……怎么说栽就栽了。






当天晚上,下午经历了高强度训练的,

已经身心俱疲的冰哥……





居然破天荒的失眠了。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到教室——


“你怎么了?”沈九用笔戳了戳洛冰河手臂问道。




问完又后悔了。




沈九自己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突然就变成了关爱智障同桌的热心小雷锋。




沈九看了眼正趴着桌子的洛冰河,


心里估摸着他是没听到,暗暗地松了口气。




正准备收回手时——




“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了?”


洛冰河枕着手臂转过头来看他,


声音里糅杂着痞痞的戏谑。





两人视线相接。




……靠。



沈九移开了目光。


洛冰河低声骂了一句。



——净是些什么破事儿。


——自己怎么这种语气。






沈九清了清嗓子道:“少自作多情……”



“关爱智障儿童罢了。”


“……”洛冰河看着他一脸的不自然只觉得可爱,

完全忽略了此刻的沈九正骂着自己。





心里好像正有什么破土而出。





“笑什么笑!”沈九白了他一眼。


这人是又犯病了?


沈九张牙舞爪的模样倒是真实可爱,

比他平时故作高傲一脸清冷的样子好得多……


等等!?





可……可爱??




洛冰河愣住了,突然“腾”地坐直了身——




只见他转过头对正埋头写写画画的柳溟烟道:


“溟烟……”


“怎么了?”柳溟烟连头也没抬。






“……我完了。”


冷酷冰哥的高冷面瘫人设这次是真的塌了。





柳溟烟瞥见他一脸的欲哭无泪,


温柔地笑着看他:“哦~”





你弯了。




……


于是在柳溟烟的“指点”之下——


“多问他问题嘛,这样婴婴就没有机会了。”


“多和他聊天嘛,交流交流感情。”


“多……”





……

多个屁!


洛冰河冷着一张脸低声骂道。



自己做了这么多,

沈九不还是那副高岭之花的模样。


……


沈九。


洛冰河把这两个字拆开了细细品味。


好整以暇地抱着手臂靠在宿舍的床上。


我撩定了。


————————————

哦你的朋友撩王(其实是怼王(小声bb已到货请签收..


妈耶我的文风..向着沙雕渐行渐远qwqq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 15

我的maya终于甜了……震惊!昔日牛逼冰哥竟然……低声下气拿捏作娇??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让我们关注今天的《法治在线》(×


冰哥突然这么骚是有原因哒~伏笔在下一章!!

————————————————


“沈九,给我讲一下这题……”


“沈九,这题的思路……”


“沈九……”




“洛冰河!”


在第n天的第n次,被洛冰河的推来的练习册惹的是烦不胜烦的沈九,终于咬牙切齿地怒吼出声。



……


自那天看到沈九眼底的温柔以后,洛冰河每个课间便使尽浑身解数地缠着他问问题。


怼得是宁婴婴从此再没敢回头问过沈九。


……后桌柳溟烟看着他俩,笑得也是愈发灿烂。






洛冰河一脸无辜:“啊?……”


沈九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是又气又闷。




刚开始沈九瞥了他干干净净的练习册没理会。

到后来洛冰河捧着写得满满当当的题目凑过来问他,他就没好意思再把人拍开了。


……于是任劳任怨的开始讲题。




沈九倒是没觉着有什么不对。


心想着既然是要和平相处,讲题也无可厚非。况且随着他问的题越来越有质量,沈九也是被激起了兴趣。





只是……


洛冰河的脑子未免也太好使。


沈九神色暗了暗。



以前不努力的时候洛冰河稳坐班级倒一,现在为了骚扰自己倒是逼着他自个儿学起来。


什么难题一点就通……真不知道他日日捧着题目贴过来,是不是就为了落自己面子——


沈九又不动声色地在心里翻了翻白眼。



沈九是天资聪颖,却在洛冰河成绩排名飞速的进步下逼得是紧迫感十足,又暗自对于洛冰河这种非人类的脑子运转能力是由衷的赞叹。


末了,是怎么也挥之不去的嫉妒。




沈九眉头紧锁,心想着自己倒是为遮掩这恶毒想法费了神。





至于洛冰河么,此时哪懂沈九正在心里骂他,只是眼睛偷偷瞄着沈九的变幻的脸色,以为是沈九对自己也开始上心了。




面上骄矜着,心里头是一阵暗喜。


果然,听自家弟弟的是有用的——




那天冰哥回到宿舍,心里还品着沈九扭头看他时那无意露出的温柔眉眼。


就看着自家弟弟是春光满面地进了门。




“啊……原来沈垣的手那么软那么滑……”

冰妹一边咂着嘴感叹,一边向往回味的神情说道。





冰哥的笑瞬间就僵在脸上。






“什么意思?”冰哥飞了个眼刀,冷冷发问。



“啊?……”冰妹有些没反应过来,


“哦,就是……”冰妹脸上露出了扭捏的神情:


“我给沈垣讲题……无意中碰到了……”




“……”冰哥的拳头捏得咯吱作响。



“还有今天中午和他一起在饭堂吃饭时候……也碰到了……”冰妹全然没有注意到冰哥的异常,仍旧双目含春地托着下巴神往道。




“……”


冰哥紧握的拳头松开了。



吃饭?……


好像……可以试试。


于是——


中午放学沈九就被洛冰河拖着问问题问了半个小时


然后对方再一脸高冷地指挥“啊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在饭堂吃饭吧”,以各种借口比如“你现在才回去煮饭那多耽误你午休时间”等等等等来显示自己善解人意温柔体贴。



沈九当即就翻个白眼心想那你别问我问题不就没这么多破事儿了吗。



却架不过洛冰河用手机录音威胁着,只能安慰自己算了吃就吃吧还省钱呢。



洛冰河看着对面低头吃饭的人心里是沾沾自喜,果然弟弟那套撒娇卖萌自己是做不来。还是直接暴力威胁比较爽。



何况威胁的对象还是沈九。




什么也不知道的沈九只觉得——



这同桌病得不轻。






像突然转性了一样。


除了威胁他中午一起吃饭以外,最近的其他的事儿都是好声好气温声细语地答应着。




难不成他憋着个大招想着怎么让自己身败名裂??



沈九一阵恍惚。



“怎么了?”


正盯着沈九吃饭的模样看的洛冰河,见到他突然一白的脸色,不由地发问。


语气带着温柔和焦急。


沈九听着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嘭”地把手里的餐具一放。


因为冰哥在场所以异常寂静的饭堂,

这一声音可谓是……



空谷传响,哀转久绝。






旁边的柳溟烟偷偷瞄了眼他俩——


……床事不合?








“你……”沈九面色不悦地搓了搓手臂:


“……你正常点……我恶心。”




饭堂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洛冰河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气的桌子一拍餐具也没收拾,转身就走了。




苍穹高中同学无不听闻冰哥的牛逼往事,都选择退避三舍。


以至于在饭堂时,这俩人周围的座位都是空空如也。




冰哥冷脸拍桌而走,周围人在心里为沈九默哀。


而沈九倒是松了口气,悠闲自得地吃着盘中的饭菜。


末了还心情颇好地,

连对面洛冰河的餐盘也一起收拾了。


“……”


直到目送着沈九悠哉悠哉地离开饭堂,


饭堂里仍旧是一片沉默的寂静……



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14

品学兼优矛盾受沈九×冷酷撩王打架牛逼攻冰哥

—————————————————

嗷嗷嗷我来了qwqq有小宝贝看我的文嘛??

为啥我总是忘记打标题上的第几章啊啊啊哭……更新得有些紧脏所以会有写错字√

不要嫌弃我呀哈哈哈~

→上节回顾:   冰哥:你是吧?  九妹:(怒而不言) 

—————————————————


洛冰河有些郁闷。



自从那天上完药回来直到现在,沈九再也没理过他。


准确地来说,无论是课间要离开位置时叫坐在外侧的沈九让一让,还是平时有任务要收作业检查时,他对自己总是一副礼貌疏远而又冷淡的表情。


洛冰河看着他不冷不淡的态度直冒火,

可又没有立场说些什么。


所以这几天整个人都自带低气压。





连沉溺在甜蜜爱情里的冰妹每天带着笑,一回到宿舍,那笑容都直接被冻死了。




校篮球队的队员更是苦不堪言。


对于队长这莫名的情绪,话也不敢大声说,生怕下一秒就被点名出来1v1三分球吊打。






沈九可没那么好心主动“关心”自己的同桌。

就算感受到了,翻了翻白眼也并不打算理他。







“阿九阿九,帮我看一下这道题呗!”


宁婴婴指着练习册上的一题道。


沈九点点头,垂眼开始看题目。






宁婴婴是沈九的前桌。不知从哪天开始,课间时间都围着沈九问问题。





沈九平日里接物待人表面上谦逊有礼,实际上是冷漠而疏远。却唯独对这个长相可爱声音甜美的妹子,流露出了不同的神情。


这是洛冰河这几日观察到的。





“这题是这样的……”沈九看完了题目,把练习册往宁婴婴那儿推了推。






洛冰河闻声瞥了眼沈九的侧脸。



啧。






给宁婴婴讲题时的沈九,平日里对自己的那副冷冰冰的面庞都笼上了一层说不清的柔和。




洛冰河心里闷闷的,有些烦躁。









“……懂了吗?”


他听见沈九温声地问了句。





“懂啦!谢谢阿九!”宁婴婴冲沈九笑得灿烂,抱着练习转身回去。


小姑娘当真是活泼可爱。




……


“……沈九。”洛冰河突然开口。


“嗯?”


沈九转过头来看他。


那刚和宁婴婴谈笑的眸子里,笑意还未完全褪去,带着那抹淡淡的温柔。



但洛冰河从没想过沈九会带着这样表情看他,一时间也愣住了。





虽然笑仍不达眼底,但还是融化了冰雪。


……有如春风。







沈九只觉得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瞬间恢复了往日的清冷:


“什么事?”




“哦……”洛冰河缓过神来。


迅速地从抽屉摸出了一本干干净净连名字也没写的《五三》,随手翻页指了指题目:“问你道题。”



“……”沈九把 他掏出书随手翻翻,又随口问问 的全过程尽收眼底,瞥了眼题目,便转过身去没理他。





“……”洛冰河没说话,心下却腹诽。


怎么不理人啊。





沈九似乎猜到了他想些什么,垂眼看着手握着笔写下的字,淡淡开口道:


“物理压轴题。”





讲了你也不会。





洛冰河一愣。


转而有些怒了:  居然看不起我?




但转念一想——


沈九这样……是不生气了吗?




洛冰河心头原本密布的乌云一点点散开了。


他自己倒没感觉出来。

练习册顺手一关,抱着手臂就带着几分闲适地靠上了墙,连背后的丝丝刺痛都没在意。



沈九用余光扫了眼洛冰河。


看见他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没说话。




傻逼洛冰河。



沈九垂眸,敛去眼中嫌弃的神情。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 13

品学兼优矛盾受沈九×冷酷撩王打架牛逼攻冰哥

——————————————

二更到啦!!看我看我~

这一章内容真是……莫名其妙……

我自己也写的莫名其妙的……

貌似ooc了???算了…如果我后面看不满意再改叭qwqq啊啊啊小天使快来看我快来评论我啊555

——————————————

洛冰河瞥了一眼关上的门,

抓着衣角就自顾自把T恤掀了起来,

正欲脱下时——


“你干嘛!”沈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脱衣服啊。”

洛冰河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

沈九心想也是,伤在后背呢……

倒是自己大惊小怪的,

……尴尬。


沈九不自然地咳了咳,移开了视线。


洛冰河的眸子里晦明变化,带了几丝考究。

忽而像想起什么似的,瞳色是更深了一分。


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是把身上的T恤利落地脱了,沿着病床边坐了下来。

沈九拆开棉签沾了沾药膏,伸手往洛冰河背上那道痕迹擦去。

青青紫紫的一条棍棒的伤痕,在洛冰河算不上白皙的背上狰狞地横斜过,看起来是真挺触目惊心的,可见打人者是下了狠劲的。

沈九哼哼地想着,

眼见着他也吃了那么大亏,索性本来也没多大的仇怨,勉勉强强不再追究了。


此刻的沈九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软。

毕竟对于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来说,洛冰河的无论是家境样貌,还是挑衅和威胁自己的行为,说什么也得把他打个半残。

若非亲眼见着这一道触目惊心的痕迹,沈九是真的不会轻易地放过他。

眼下洛冰河也没过多追究,提的条件不算过分。勉为其难地不再纠结倒也无妨。

沈九挑挑眉。


丝毫没觉着前一秒还在咒骂,后一秒就选择原谅的真香行为有多打脸。

反而笼罩了一抹油然而生的……圣母光芒?



“嘶——”洛冰河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你这么上药的吗?”


此时的洛冰河哪懂得沈九心里的活动。

沈九本就神游天外,心想着原谅他算了。

这话一出,沈九是气不打一处来。

只见沈九就着沾了药膏的棉签,用力地在他的伤口上戳了两下,恶狠狠地道:

“那么拽就自己擦!”


“……”洛冰河没作声。

倒是被他这一幼稚举动逗笑了,不由得弯起了嘴角。



等等。


自己今天是不是笑得有点多了。



洛冰河把弯起的嘴角又压了下去。






索性背对着沈九看不见他的脸。

否则沈九看见他诡异的表情,不仅要阴阳怪气地嘲笑一番,更是要翻出个鄙视的白眼。

想到着,洛冰河不由得绷紧了后腰。




“动什么动!”沈九挥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

“……”

两人皆是一愣,谁也没说话。




就这样沉默了良久。

……



“行了,穿衣服吧。”

沈九给他擦完了背上的伤,又随性地给他缠上了几圈绷带,这才把药膏递给洛冰河,示意他自己擦嘴角的伤。


洛冰河没接,幽深的眸子盯着沈九。



忽地说道:“你是吧。”



沈九手一僵,显然没料到他会有这么一出。



半晌,才听见沈九冷声答道:

  “和你有关系吗。”




“……”洛冰河沉默。






啧。

自己怎么突然就问了出来。









沈九冷冷地扫了他一眼。

见他没有要接的打算,把手上拿的东西丢到了洛冰河坐着的床边——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回学校了。”

沈九撂下这句话,再没看他一眼,转身就推了门离开。



留下洛冰河一个人靠着床沿直愣神。

……连他都觉得自己这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








洛冰河心里一阵没由来的烦躁。


终究是没明白自己这番,到底是因为问出了这个问题,还是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洛冰河拿起旁边的药膏站起了身。


……算了,

先处理完再说吧。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 12

品学兼优矛盾受沈九×冷酷撩王打架牛逼攻冰哥

—————————————————

……是我写得太烂么..都没人啊啊啊我哭qwqq

螺旋爆炸哭泣嘤嘤嘤(。

我爱木清芳小哥哥……好温柔啊我哭

—————————————————

苍穹高中墙下。

“翻个墙就累成这样?”洛冰河好整以暇地抱着胸,低头看着累得正喘气的沈九笑道。

沈九正双手撑着膝盖,半弯了腰大口喘着气。

闻言抬头,向着洛冰河那一副轻松自在并且挂满嘲讽的丑恶嘴脸狠狠翻了个白眼。


妈的。

傻逼洛冰河,非得要翻什么墙。



“跟上。”洛冰河瞥了沈九一眼,抬脚就走。

步伐依旧轻松得好像受伤的人不是他一样。


沈九直起身,便看到洛冰河身上的白T恤背后的那一道斜斜的棍痕,沾了灰尘显得愈发清晰。


哼,怎么没打死你。

沈九忿忿地在心里咒骂着,但还是迈开了步子跟上。






洛冰河七拐八拐地在街道穿梭,终于在沈九濒临爆发的要杀人的眼神中到达了目的地。

面前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小诊所。

门前的招牌早就褪了色看不清楚字,店面的木制门口也是简陋而陈旧。




沈九不由得有些诧异。

他那天在办公室有仔细地打量过冰妹,身上穿的简单T恤是某知名品牌的联名款,想来价格不会低……还有球场上看到洛冰河……

沈九想起这事儿就不禁皱皱眉。


……看到洛冰河的球衣,很明显是大牌的定制款

——他怎么会来这种小诊所?

洛冰河偏了偏头瞧见沈九眼底里的疑惑,主动开口道:

“我以前总打架。”

沈九被他的声音拉回了神,却是听到对方的主动解释而愣了一下。



“……关我屁事。”

沈九撇了撇嘴,又补充道:“我可没问。”




洛冰河说不清是要气还是笑,只道:“学委不就是觉得,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众星捧月么?”



“你……”

这不咸不淡的语气,在沈九耳里怎么听是怎么不爽。

然而却因为受面前这杀千刀的人的胁迫,沈九最后是只蹦出个“你”字,头一扭便不再理他。



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毛病无人替。

沈九恨恨地想。




气头过后沈九却又不由得出了神,难道他的童年比自己更惨点?

……

哦,那真是太好了呢。

沈九边在心里骂着,边迈开步子跟着他进了门。




诊所里没几个人。


“芳哥,老样子。”洛冰河走向柜台,语气带着熟稔地和玻璃隔窗后的青年打着招呼。


“芳芳芳你个头!”青年闻声不客气地翻了翻白眼,“叫木哥!”


“行行行……”洛冰河无奈道。

每次见面都要强调,明明他本人的气质更适合“芳哥”一点嘛。

洛冰河腹诽。



青年手里拿着一管药膏和一卷纱布,推开了玻璃滑动门走出来。


沈九这时也看清了青年的样貌。

挺年轻的,估摸着二十出头吧。

就是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的圆框眼镜。

挺有书生气质的,要不是看他身上穿着白大褂,还挂着个听诊器,倒是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医生。




木清芳。

沈九看了看他白大褂口袋上方别着的小小名牌,顿时一阵无语,心想一小诊所还搞得那么高级,医生还别个刻了名字的胸针……



……什么奇葩。



“芳哥你忙去吧,有人帮我擦。”洛冰河说着,冲沈九的方向歪了歪头示意道。

“这是?……”木清芳点点头,上前几步把药膏和纱布递给了洛冰河,看了看沈九问道。



“……沈九。”沈九向前了一步,礼貌地向木清芳点头示意。

“他们都叫我'木哥'。”青年温和地笑了笑。

“木哥。”沈九应声道。



“明明是'芳哥'啊……”洛冰河含着笑插科打诨,被木清芳狠狠瞪了一眼。

“少贫……该干嘛干嘛去。”木清芳恢复正色,看着洛冰河嫌弃道:“就知道使唤同学。”




“……”沈九没吱声。

“……”洛冰河也沉默,

倒是没打算把“其实是沈九找人打了我他帮我上药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难不成我还是那种强人所难之人了”的丰富内心活动讲出来。

“行了行了。”木清芳摆了摆手,没打算继续理他们。两手悠闲地插进白大褂的兜里,便转身进了玻璃门。




洛冰河轻车熟路地往柜台旁走去,掀开了遮挡住小房间的布帘。

“过来。”

洛冰河回头瞥了一眼还在原地的沈九,示意他跟上。

“……”沈九倒是没跟他浪费口舌,

沉默地往他的方向走去。


About 《茧》(现世pa校园向)

biu biu biu~

大家一定要看这个啊啊啊!!


啊有几个细节要说一下:

1沈九是租房住的,然后前两章他是因为低血糖请假的,然后回了沈垣的宿舍,没有回自己租的房子(不然怎么能遇上冰哥×


2九妹是有计划某天打冰哥的,如果按计划来的话那么机智的沈九是不会暴露哒。然鹅因为冰哥出了学校,九妹以为自己说的话没有被听到所以很拽的,直接叫人打冰哥了×


3九妹目前不知道冰哥是想出去买粥给他的√


4冰哥在学校有很多小弟,so得到沈九打电话说找人教训冰哥的这段录音也不足为奇2333


5冰哥平时看起来冷冷的其实是切开黑,然后是只对沈九黑吧(但他自己不知道(小声bb

至于冰哥为啥平时很冷漠笑也不笑,看到九妹就各种含笑…呃…你想想如果是你欺负九妹…你会不会想笑(bushi

啊啊啊总之!冰哥就算崩人设我也不管qwqq强行欺负自家老婆然后等确定关系了被自家老婆天天罚跪搓衣板!!!


九妹平时看起来也是冷冷的其实是傲娇矛盾到不行。


总之我自己去看前面写的内容的时候,总觉得没有把人设给丰满了qwq总把冰哥写得太冷九妹写得太中二傲气啊啊啊我好烦der其实我更想写两人相爱相杀然后救赎的过程……然后才能照应写的那个番外


6《番外1》姑且叫它分手篇吧!然后这篇其实是已经毕业工作的两人的事儿qwqq是已经在一起很久很久的……so 可能不会那么有少年感(虽然我觉得我现在写也并没有少年感啊啊啊)


7说到少年感我真的!!爆炸了……我写不出来真的qwqq我觉得他们过于成熟可是,他们本来就因为生活艰难的缘故而成熟啊啊啊……相比之下,比较少年感天真无邪的冰妹垣妹就会发展得比较快5555所以说冰九真的很难写但是很好嗑啊啊啊我要死。


8再重复一下人设!冰哥→冷但切开黑,校霸(其实是道上混的…你要相信天琅君一家都很能打)

九妹→做作(?)傲娇摆架子,学霸,后期是被冰哥欺负得敢怒不敢言,如果他真的有天敢言了那一定是冰哥开始意识到动心了的时候(剧透了???


9啊说了这么多…所以我还是个描写感情渣吧(。


10随缘更新qwqq有人看就更没人就坑着啦啦啦


感谢小天使看到这里(天呐怎么比我每天更新的文还多???(我忏悔qwqq


《茧》祝大家食用愉快~


占tag抱歉!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11

品学兼优矛盾受沈九×冷酷撩王打架牛逼攻冰哥

————————————————

啦啦啦我来更新啦~

我基友说我写的沈九中二!!????

我:???

好吧……二就二了……ooc我的

唉,夫夫床头吵架床尾和

请欣赏年度大戏——冰九宿舍撕逼(shenmegui

————————————————

“叩叩……”

清晰的敲门声在略显昏暗的宿舍响起。


时间还没到正午,

窗外阳光正灼烫地照着。

沈九把室内的窗帘都拉上了。

只是透过缝隙撒下丝丝光亮,

显得整个宿舍愈发地安静。


被声音吵醒的沈九迷迷糊糊睁开眼。

自己只是因为不想看见洛冰河,

才请假回的宿舍,居然真的睡过去了。



“叩叩……”敲门声还在锲而不舍。

沈九起了身,一副还未清醒的模样开了门。





“咚——”

还没看清来人是谁,沈九就被揪住了衣领摁在墙上,头狠狠地撞上墙发出声响。



“唔。”沈九疼得一声闷哼。

不及多想便破口骂道:“你他妈有病吧!”


洛冰河嗤笑。

攥着沈九衣领的手力度倒是没减一分。


“你……”待沈九看清了来人,

皱了皱眉道:“放开。”


洛冰河闻言只觉得好笑,但还是放开了他。

又一脚干净利落地把门踹上。

“嘭——”一声巨响。




沈九瞥了他一眼没说话,抬脚自顾自往里面走,又伸手在桌前拉出沈垣的椅子坐下。



“洛同学可真是厉害。”沈九边坐下边开口说着。

眸子里染上了讽刺的笑,继续道,“先是挑衅,然后是吃了别人的早餐……现在一副——”

他眼神闪烁着寒光:“要杀人的模样。”






洛冰河冷冷看着他:“拜你所赐。”




沈九故作惊讶:“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洛冰河怒极反笑,挑挑眉:“听不懂?”



见沈九仍旧一脸无辜,

洛冰河兀自从口袋掏出了手机。





〖“是沈九吧。”

“你……你怎么知道……”〗

录音简短,戛然而止。




沈九的脸色“唰”地白了。


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沈九挤出一声轻笑,迅速地掩盖住自己脸上的不自然。

“这倒是好笑。”沈九靠着坐垫抻了抻,一脸满不在乎地道:

“洛同学上课时间私自离校打架,现在还拿着伪造的录音污蔑他人。未免——也太过分了点……”

沈九拉长音调,说罢还无辜地歪了歪头。


洛冰河闻言是笑得更开心:“污蔑?”

在手机屏幕上又点开了另一个录音。


〖“想让你帮我教训个人……”

   “洛冰河。”……〗

手机里传出的声音清晰地能听出,就是沈九。




“你——”沈九猛地站起来。


洛冰河瞧着他变化万千的脸色,最终是变得惨白,

更是起了一番捉弄的心思:

“学委莫非是觉得……学校真的没人了吗?”



“你究竟想干什么?”沈九面色苍白,只咬牙切齿恨恨地问道。

“想干什么……”洛冰河收起了手机,

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道:“我还没想好。”


洛冰河笑着看他,

眼里尽是“你奈我何”的无辜。



沈九本就是第一次吃那么大亏,气得牙痒痒。

手上的拳头也捏得嘎吱作响。


沈九闭上眼深呼吸,试图平息怒火。


“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沈九再睁开眼恢复了往日的高傲模样,端着个淡定的架子道。


洛冰河盯着他胸口起起伏伏做深呼吸试图平静的样子,心下更觉出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




唔。

洛冰河想了想。


像是找到了个有趣玩物那样喜悦。





“这样吧……”洛冰河站起了身。

微低了低头和沈九对视,道:“五个条件。”


“一个。”沈九瞪了他一眼。


“三个。”





“……成交。”

沈九移开视线,不情不愿道。




洛冰河被他的样子逗笑了,说道:“第一个条件……”

“以后好好相处,少在我面前阴阳怪气的。”



“你——”沈九闻言猛地扭过头,狠狠剜了他一眼。




洛冰河挑了挑眉。



“你才阴阳怪气。”沈九移开了视线,嘴上反驳着,在心里又恨恨地翻了无数个白眼。



洛冰河低低地笑出了声。


有趣。








嘁,笑个屁。

沈九哪还顾得上一身的高傲,只低声骂道。




“你说什么?”

洛冰河把他的小表情尽收眼底,欺负沈九的快感让他无限膨胀。




“没有。”沈九迅速否认,默默地又翻了个白眼。



“过来。”洛冰河冲他勾了勾手,“帮我上药。”




“凭什么!”沈九瞪着他,嘴上不依不饶道:“哼……怎么没打死你。”


洛冰河眼里闪过得意,面上却不急不躁完全没生气,只是又拿出了手机。

“帮不帮?”


“你……”沈九气结,怒得惊涛骇浪却奈何不了他。




洛冰河挑挑眉。



“没有药箱。”沈九气得哼哼道。


“那就翻墙出去。”洛冰河笑。


“……”





啊啊啊这人什么毛病!!!

沈九是再端不住孤傲清高的架子,在心里咆哮道。


洛冰河!!!

沈九咬牙切齿。

你等着!

〖冰九〗茧(现世pa校园向) 10

emmm性感冰哥在线反击……

我……真的不会写打架..so这章很短小

你们凑合看吧qwqq

下章冰哥质问九妹(发出搞事的xixi声

————————————————

不远处的嘈杂传进了洛冰河的耳朵。

他神色不悦地皱皱眉。

“就是他!”一群人手里提着棍子冲来,

为首的人满脸横肉,手指着洛冰河怒喝道。



妈的。



洛冰河低声骂了句。

转身就往小路拐。


废话,人那么多,

冰哥他再怎么牛逼也是要被打死的。





“妈的,一个小毛孩都能跟丢!”

为首的人怒骂道,“你们去那边找……你们几个,对对去那边看看……”





洛冰河就在一墙之隔。



为了甩掉这帮傻逼,

他选择拐进了这条阴暗的小巷,

索性这里堆了些杂物还可以藏身。



只是……

洛冰河眼神暗了暗。





混混的头儿分好了任务,左右张望都没看着人。
正欲转身的时候,忽然冲出一个人影。

站在他旁边的两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呆愣愣地看着大哥被洛冰河用右臂锁住喉咙,又被他用曲起来的膝盖从腰侧猛地连击。



混混老大被打得呲牙咧嘴嗷嗷直叫:

“还愣着干什么,上啊!”


撕心裂肺的咆哮总算把小弟的魂给招回来了。


洛冰河一把夺过混混老大手里手腕粗的木棍,

顺带一记扫堂腿把他撂倒在地上。


其中一个小混混也没白看着,

手持木棍冲上来往洛冰河后背就是猛烈一击。

“唔——”洛冰河一声闷哼。

他躲避不及,硬是接下了这一棒。


背后火辣辣地烧。

洛冰河头脑嗡嗡作响,

好像有血腥味从喉口涌上来。



妈的。



洛冰河攥紧了手中的棍子,

挥舞着木棍打到那人的腿上,

又迅速踢出一脚踢到另一个正冲上来的人的虎口处。


被踢中的人发出一声怪叫,

木棍便脱手了。


洛冰河瞧准时机去捡那根掉落的棍子。


被打中腿的那人见状,猛的向弯着腰的洛冰河冲去,
一把扒住他的肩膀,用尽全力地往他脸上挥舞拳头。


洛冰河避无可避,右勾拳打得他闷哼出声。


他顺势一个过肩摔把那人掀翻到地上。

双棍挥舞齐齐用力,打得那人动弹不得。



洛冰河勾出个嗜血的笑容,

往那人的肚子狠狠地又补了一脚。

“唔——”那人瞪大了眼,

被这一脚踹的天昏地暗,再也爬不起来。





洛冰河嗤笑一声。


看着被踢中手的那人落荒而逃的背影,



他心里残忍冷酷地想着,这人手算是废了。





只见他踱着步子走近瘫倒在地的混混头目。


那人惊恐地瞪大眼:“不!你别过来——”

洛冰河脸上嗜血的笑容愈加灿烂。

他眼里锋芒闪过。



“说,谁派你来的。”

洛冰河一脚踩在他肚子上,不耐烦地问道。



“没没——没有人……”混混疼得只呲牙,

眼珠子滴溜转,嘴上愣是没松动。



“呵。”洛冰河脚上又加重了力道,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么?”



语气里带着残忍和冷漠。



“是沈九吧。”

洛冰河盯着他瞬间惨白的脸色,笑了。



“你……你怎么知道……”

那人嘴唇颤抖一脸不可置信地道。



洛冰河嗤笑一声,提起了手中的木棍——

……

他不屑地看了眼被敲昏过去的混混,

转身离开了破旧的巷子。


“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